看啦又看小说网(www.vjbs.org)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南生(14)

    梁仟手上包了一层,身上裹了一堆,叫人看过去像刚打完仗稍微恢复一点的重伤人员。(www.k6uk.com)医院这种地方戏柠舟这辈子都不可能逃脱了,但在青年记忆里梁仟却是第一次进。

    男人将明显在发呆的爱人抱过来,房间里没有别人,他也没有必要考虑别人的感受,直接在爱人金色的发丝上吧唧亲了一口,低压着声音道:“你还真是一点都不考虑我的感受,从五十多楼上掉下来……这也是在你的计划之中吧?”

    戏柠舟没有肯定,他不自觉地泯了泯唇,闭上眼睛。

    比巴卜是在这件事情的开端就放入口中的,但是什么时候吐出去的,他完全记不得了。

    “……梁仟。他出现了吧?”戏柠舟答非所问,他很清楚那种被分裂的感觉,倒不是有想象中多么的痛苦或者愤怒,对身体的占有欲在疲惫中一日日地下降,他很清楚自己的另一面大约会是什么样子,而不是别的问题。

    梁仟也僵住了,不过他很快把情绪调整回来,问:“嗯,我不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他也是你,是你的一部分,不是另外一个人。其实有很多事情你都记不得吧?记忆里断断续续的感觉?……阿柠是否还记得他是怎么出现的呢?”

    他去戏家根本调查不到关于他童年真正的事情,也不清楚他之前的十几年是怎么过来的。

    戏柠舟睁开眼睛,双目放空。他很清楚第二人格是怎么出现的,没有任何证据也不需要任何回顾,在那种情况下呆着并且生活的人,还遇到西婪生命里的那个“他”。青年忽然间觉得,似乎没有第二人格才奇怪吧

    “我出生在戏家,老爷子唯一的嫡孙?!彼鋈唤馐推鸶罩厣嵌问奔涞木?,“天才嘛,你懂的,我就不谦虚了?!?br />
    梁仟安静地搂着他。

    “然后什么都很优秀,童年时期就是话不多而已?!毕纺酆敛豢推卮敌曜约?,神态上却没有半分骄傲到膨胀的样子,“后来……后来因为插手了不该插手的东西,十二岁的时候被送到国外去,快十八岁才回来?!?br />
    “在国外把语言学得很好,荒废了的也不少?!毕纺墼谧约何欢嗟墓馍罾锾袅说憧梢运档?,“国外的海很好看?!?br />
    “为什么回来呢?”对国内的某些地方大约是不喜欢的,梁仟在戏柠舟根本不喜走动的日常里就能看出他对这边国土的感情。

    戏柠舟展开笑容,温和又凄冷:“不是要主动回来的,是国内家族和工作上的各种事情,导致当时心情比较烦躁,后来由工作单位直接定了回程的机票。只是……我就只是看过一眼那张机票,在哪里起飞的,又是在哪里降落的,过程我根本不清楚?!?br />
    “好像……模模糊糊之间就到裳安插入警察局了啊?!毕纺燮似?,“所以……现在想起来,那个时候他就已经在代替我选择某些事情了吗?”

    梁仟的瞳孔猛缩,他在努力回忆和他一起办童家国案子的那个青年,在很多时候都不能辨别的行为里……是有那么一些地方很怪异。

    “我的记忆很混乱,混乱到有些时候在梦里分不清现实,在现实里分不清真假?!鼻嗄攴趴盏耐永镉痴兆糯巴獯笱?,“知道回程飞机的起点也知道终点,大约是他故意放在我身边的假回程票,在我本身的潜意识之下,用他的天赋甩掉了工作上监视我的人?!?br />
    “再在我本身就没有防备的又一个潜意识里,留下我已经做过这件事情的意向,而我也会下意识地觉得,这就是我做的?!毕纺鄣淖旖巧涎锘《缺湫?,“……他总是顺着我的意愿做事,更多时候他是根本不敢分离出别的意愿?!?br />
    这样的话,其实在前世那个人的影响下,他在另一面上也是有一点斯德哥尔摩的吧?——不对,如果有,就更加不会安分地在身体的角落里做事。

    “是什么事情必须出国?”梁仟在他的语气里听出了被迫的意思,这又是那个神秘的工作单位

    “……”戏柠舟先是沉默了一下,再干脆又轻声地说了实话,“一个十二岁都不到的孩子,被迫参入一个秘密调查案件,作为目击者的证人方?!?br />
    “你撒谎了?”

    “是?!毕纺鄢腥?,“我撒谎了,把一个小孩的肢体和纯真表现得最大化,混淆警方的判断力,放走了杀人犯,害死了别的无辜人?!?br />
    梁仟心中一惊,忽然想起他曾经说的话:“所以你之前和我说过,你杀了人?杀了很多很多无辜的人?”

    戏柠舟像个人偶一样,把头从梁仟的怀抱里仰出来,凑到男人的笔尖前,眼里浮现着讽刺:“不是啊,我说的是杀了很多很多无辜的人,不是间接害死了别的无辜者?!?br />
    这两者的区别在戏柠舟的思维里被无限放大。间接害死别人,凶手不是直接计划者,只是推波助澜随波逐流;杀了别人,凶手是直接计划者,将变态心理的需求放到最大实施在人体身上。

    再区别来说——就是前世的他计划完美的“人间蒸发案”去杀人和戏柠舟算计案件身边别的人“放走凶手”的不同。

    梁仟没有分清两者,他分不清的太多了,更多时候分不分得清已经不重要了。

    “然后以自身的利用价值,工作单位替我掩盖了快要被掀开的事实?!毕纺郾丈涎劬?,主动伸手搂着男人的腰,“出国前的性情远远达不到回国后真正的稳定?!?br />
    他刚从又一个生存概念的十年里走出来,在稍微能建立一下自己的个人心理平衡点间遇到这件事情,让一直封存着的感觉不可抑制地爆发,没有周密的计划而被抓到了把柄。

    梁仟轻叹了一口气,他不知道该怎么区分戏柠舟是否说谎,索性就把他说的所有话记下来,尝试去相信。

    “我出生财阀世家?!绷呵馐偷?。

    “啊,那我以后是要攀上豪门了?”青年开着玩笑,将脑袋在男人的胸口上蹭了一圈又扬起,“不会有婚姻背景歧视吧?”

    梁仟成功被取悦:“不会?!?br />
    “我不会继承家里的财产,只是帮着打整一下。剩下的也许会给梁凉,如果梁凉不愿意,他们会在孤儿院里找一个更有资格的继承人?!绷呵档玫故乔崴?,其实再怎么轻松,梁父母大约也不会让一生的心血递给别人。

    更何况梁仟不是废材,很多公司里的事情,他处理得比同龄人好太多。

    “啧,太子爷不想继承家族财产,流落街头扮猪吃老虎,可以编写一本几十万字的小说了?!毕纺鬯橙坏阃?,觉得这个套路既老土又苏爽。

    “不?!绷呵穸?,眼睛里弥漫着冰冷,“很多事情不是一蹴而就的,我没有那个本事去做?!?br />
    没有人是万能的。前世西婪就是一个普通得没有半分特色的孩子,在环境的打磨下失去太多,也得到了别人羡慕不来的某种天赋。梁仟却是个得天独厚的电脑天才,只是没有顺着他的天赋做罢了。

    这并不代表着他们在每个方面都很优秀。

    戏柠舟从来没有展示给别人知道的医疗本事,是西婪被强迫打压出来的。但他不会某部分文化课,甚至在遇到外国病人之前他连几个初中单词都认不全。

    梁仟的狙击本领是自己在部队学到的,求生能力也是多次任务促就的。但他在打理和经营方面,就真的要比别人差太多,只是性格小心不浮躁才被长辈传出一些溢美之语。

    不过有没有点料,是不是自己能做到的,能不能完美完成的。每个人心里大约都还是有点*数的。

    “出任务回来后,在部队里混了个闲职。被队友诬陷一些任务上的问题,家庭背景和别的威压就施展到我身上来。才被迫在裳安做刑警?!绷呵虻ソ樯芡昀蠢?,“……这也是之前和你做的那个交易的筹码?!?br />
    “你也得到了自己该有的奖励?!毕纺鬯?,“期限早就到了?怎么还在这个地方当个小刑警”

    “因为你?!?br />
    男人搂着他,伤口有被扯动的痛感,眼底却弥漫着温馨。

    戏柠舟愣了一瞬:“你家里……是不是让你同性恋?”

    从梁仟的一些话和梁凉的态度来看,梁仟家里大约是在支持他同性恋。

    “嗯?!本拖窀鐾嫘σ谎?,又总是在耳边提起。

    戏柠舟了然点头,很明确又尖锐地点出:“……你不太幸运啊,家里人居然希望你没有子嗣。不想要孙子只想要外孙?”

    梁仟撇下眼睛,并不惊讶:“他们拿我当筹码的时候太多了,这大约又是和什么商家另外的一桩交易?!?br />
    拿孩子去做替身的父母,大约会拿自己的孙子去做交易吧。梁仟早就木然他们的态度了,作为父母都不感到“伤心”,他就更不在意了。

    “正好,不被迫出国也看不到你在高楼上的狙击恐怖事件,他们不允许你有下一代,你也就不会有什么未婚妻?!?br />
    梁仟在他的话里听出了一丝小占有,忽然笑起来。

    “坏透了?!?/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