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vjbs.org)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12章 你这是赎罪

    “马师傅啊,你别再这个样子了,这陆衡都二十出头了,也是一个热血的大小伙子了,你老是这么像对待小孩子一样威胁他,吓唬她,今后让他立足江湖,那还不是水边的枯草,一吹就倒??!”

    吕师太并没有像张老拐子那样,直接就劝马师傅放开点儿胸怀,可谁知,她的这句话,不仅没有劝动马师傅,反而还被呆在一边,脸上已经浮现出醉酒红晕的张老拐子,讽刺了一顿。(www.k6uk.com)

    “呵呵!你说这话,真有意思??!”张老拐子将刚倒满酒的酒杯,往桌子上一摔,低估了一句。

    吕师太抬着头,眼睛则睥睨着往张老拐子那边看去,只见张老拐子面色潮红,显然是喝酒喝多上头了。但吕师太也并没有打算就这么算了,不跟张老拐子计较。

    “哟!张老拐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怎么着就有了意思了,你把意思说说,让我听听呗,否则就你一个人知道,那多不好意思??!”

    吕师太左腿压在有腿上面,双手十指交叉扣在一起,然后放在上面的那条腿上面,看着张老拐子,质问道。

    “噢?是吗?有意思吗?我怎么不知道,对了,我刚刚说什么来着,让我想想??!”说着,神志已经有些迷糊糊的张老拐子,又仰头闷了一碗酒,喝了下去,将酒杯往桌子上一摔。

    “噢!对了,我想起来了,我说你啊,师太,你刚刚说的话有瑕疵??!”张老拐子嬉皮笑脸的说道,一只手压在桌子上,另一只手只伸出食指,指着吕师太。

    “什么瑕疵?”吕师太继续追问道。

    “呵呵!就你刚才说的,不让老马再吓唬陆衡,说让他以后在江湖上遇到事儿,就只会缩在咱们的背后,那我就好奇了,陆衡哪儿都不去,能遇见什么事儿??!”张老拐子觉得腹部一阵难受,身子向后一躺,抬起头,发出一声。

    “人在江湖漂,哪儿能不挨刀!”吕师太冷冷的说了一句。

    或许是醉酒的缘故,张老拐子的话,比平时多出了数倍,“人在江湖?呵!可陆衡他现在在安乐窝,在新手村,他一辈子都不会出去的!那些刀子,有咱们的吕师太挡着,哪儿能伤的到咱们的陆衡??!”

    “张老拐子,你这还是再跟我较劲是不是,我也没说什么吧!可你呢!就非得让陆衡去往那些个是非之地,刀尖啊剑刃上的,去那里呆??!你就非希望让他一去不会是不是!”

    吕师太的情绪突然就激动起来了,因为她知道,刚刚张老拐子的那几句话,都是针对着自己,针对自己护犊子,不让陆衡离开杂技团这个没有危险的暖床??墒且丫龆瞬桓缮媛胶飧鋈司龆ǖ穆朗μ?,绝对不容许自己的决定被别人没来由的质疑。

    “咦咦咦!能的你!你说是就是,我管不着,我走!我不跟你一般见识!嘿嘿,我去一个人找个安静的地方,喝这小衡子给我买过来的好酒,这以后啊,指不定什么时候才能喝上一顿呢!”

    说着,张老拐子抱着那个瓷酒瓶子,站起来东倒西歪的,就打算离开这个空气令人烦闷的餐厅。不过张老拐子似乎是真的醉了,走起路来一条直线都走不知,而且好几次都差点摔倒,让人担心他怀里抱着的那瓶酒,分分钟就会被他扔出去。

    “小花椒,你去扶着张老拐,让他早点休息吧!别喝酒了,另外,你再去给他煮点儿醒酒汤,让他睡之前喝了,别半夜里又不穿衣服的跑到外面,唱他的甜蜜蜜!”吕师太看着小师妹花椒,给她使了一个眼色。

    小花椒听见吕师太吩咐自己的事情以后,迟疑了两秒,他看了看陆衡,结果陆衡也是示意让自己赶紧去看着张老拐子,于是,小花椒便嗯了一声,迅速朝张老拐子那边跑了过去。

    追上去以后,小师妹花椒搀着张老拐子的胳膊,扶着他,缓缓的跨过门槛儿,走了出去。

    吕师太看着最终消失的张老拐子的身影,随后浑身无力的坐回了座位上,倚着靠背,像是被抽干了骨髓一样。

    马师傅见空气突然就冷静下来,他看着一脸惆怅的陆衡,眼睛里面露出一副饶有深味的笑意,说道:“看什么看,快说,你确定下午的时候你是因为没有听见我喊你,而不是故意无视我,给我甩脸子的?”

    陆衡回过神儿来,看着马师傅那恐怖的眼神以后,赶紧忙不迭的用力点了点头,回答道:“嗯嗯!”

    “那好吧!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陆衡,有件事,我还是不能饶你!”马师傅原本放下的手,忽然又抬了起来。

    “??!马师傅,这……这又是为什么??!”陆衡又是一阵儿疑惑。

    “陆衡,你告诉我,你今天下午你把小花椒怎么了,弄的她不高兴,不听张老拐的话,不听我的话,哭丧着脸,让人看着就心疼!是不是你欺负她了!”马师傅抬起手,伸过去就直接揪住他的耳朵,问道。

    “哎呦哎哟!”陆衡惨叫了两声,随后赶忙解释道:“没有没有,马师傅,真的没有??!我怎么可能欺负小师妹呢!这是子虚乌有的事儿!”

    “那她为什么刚刚看起来那么伤心,一听说你走了,急的都快哭出来了!”

    “嗨!马师傅,难道你不是吗?”陆衡一甩手,将捏着自己耳朵的马师傅的手,给推开了。

    “什么?”

    “难道马师傅知道我离开了杂技团的时候,不会难过吗?”陆衡看着马师傅,坏笑着说道。

    马师傅先是一愣神儿,然后瞥到陆衡那坏笑的表情,伸手便拍了拍陆衡的脸颊,笑骂道:“嘿!我说你啊小衡子,真有一套啊你!不过不管怎么说,小花椒伤心成那个样子,都是因为你,所以明天你带着她去逛街,一定要事事都顺着她,听见了嘛!他要买什么就买什么,明白吗?”

    “你这是赎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