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vjbs.org)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二十章 母女谈心

    当听到对方的声音如此熟悉时,他胸中凛然一紧,好似有惊涛巨浪不断翻涌。(www.vjbs.org)

    对方问道:“请问找哪位有人么,没有人的话我就挂了”

    当对方说到要挂电话之时,他赶忙答道:“是我”

    果不其然,接电话的人正是程佳月。

    她今日却如往常一般,到琴室练琴,只是由于来的较晚,琴房里只剩她一人。

    往日里,每有不快时,她都可以通过弹筝来疏解,然而今日不论弹奏何曲,她都难以心如止水,气定神闲。

    正当她心烦意乱之时,她接到了这个电话,听到对面无人应答,她刚想挂断,却不料熟悉的声音响起。

    她先是一惊,继而强作镇定,态度冰冷地来了句:“有事么?”

    陆于风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却透着刺骨的凉意,使他本就已感冰冷的身体彻底冻结。

    想到近日发生的种种,委屈失落陡然蒸腾,虽有千言万语,却又如鲠在喉,不知从何说起,最后只是同样冷冷地回道:“今天我心情很差出门打了一架”

    说完,只觉手脚麻木,全身快要蜷缩成一团。

    陆于风提到“打架”时,委实吓坏了程佳月!

    受她父亲的影响,她平生最看不得人逞凶斗武,此刻不觉倒吸一口凉气。

    不知如何作答的她,心中不免思量起他说这话是何用意,难不成与她有关?看来自己的言行已经导致他失去理智,这场闹剧究竟该如何收场呢?

    这时又传来了他的声音,“前几日艾先生竟写信给我是不是你跟她说了什么?”

    的确,陆于风前几日找她不见,她知他定不会善罢甘休且担心他会冲动地做出“傻事”,想来想去,只好请艾先生出面劝导,然而万没想到,此事愈演愈烈,看来是难以和平收场。

    陆于风的问题,程佳月没有回答,她虽有些畏惧,但仍是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带着淡淡的凉意,说着:“以后你的事不用告诉我,我不想管,也管不了如果没有急事的话,不要再来找我,我挂电话了”

    陆于风听她此语竟如此决绝,从前那个十分骄傲,自尊不容他人侵犯一毫的自己此时在程佳月面前竟被彻底捏碎。前些日子的欣喜若狂,到今日的心灰意冷,如此啼笑皆非、乐极生悲的心里过程,他人怎可感同身受。

    如今的陆于风只怪自己有眼无珠,竟会对此冷漠女子动心,突然发觉自己是这世上最大最可笑的傻瓜

    挂了电话的程佳月久久不能平静,她觉校园虽大,自己好像竟无处可去,她想逃避,逃得远远的。琴房在她眼里本是世外桃源,远离喧嚣,无人打扰,可今日来此却又徒增更大伤悲,此等心境又何时得解呢?

    几日后,程佳月如约与父母通话,今日母亲周绍华开口便打探:“你与陆于风相处的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进展?”

    听到母亲如此一问,程佳月顿觉不快,简单地回道:“我们已经结束了”

    周绍华大吃一惊,疑道:“你们几时相好的?我怎么不知道?”

    程佳月极不耐烦地答:“这些妈妈你就不必关心了”

    周绍华不甘,又发问道:“傻丫头,陆于风可是个不错的小伙子你知道今天我遇到谁了么?”

    程佳月低下头,心烦意乱,随口说着:“谁呀?”

    周绍华便娓娓道来,自己与裴义的母亲杨淑萍,也是自己的少时好友,路上偶遇交谈的事情。

    由于裴义与陆于风交好,周绍华难免会有所打探,且裴义经常提到陆于风,杨淑萍对他很是熟悉,甚至到连他的父母都有所了解。因此,便提到了陆于风的父亲陆铮,周绍华听到此名,有些出神,这个名字听着很是熟悉。

    当又说起他父亲陆铮的职业时,周绍华断定陆铮正是自己少女时期第一次经家人介绍认识的那个少年,那时她刚来天津不到一年,二人有过近三个月的短暂交往。

    那时两人约莫十**岁,正值风华正茂之龄。只是周绍华觉得陆铮此人太过刻板、严肃,有些无趣,这段露水情缘最终便不了了之了。

    听到此处程佳月不免有些疑惑:“既然你与他的父亲无缘,为何又撮合我和陆于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