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vjbs.org)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七百九十六章 我失控了

    景厉琛站起身,推来一把轮椅,他轻松地将她抱起来,放在轮椅上,对她说道:“等回来你再慢慢下地练习,你现在的身体还很虚弱。(www.k6uk.com)”

    顾青媛看自己的手上贴着胶布,问他:“给我输的营养液吗?”

    “嗯,还有一些消炎的药?!本袄麒∷底?,就想推着她往外走。

    “对了,手机呢?他的手机!”顾青媛叫了一句。

    景厉琛马上将放在桌上的手机递给她,她摩挲着手机,喃喃地说:“它可是个大功臣?!?br />
    现在也是她把手机还给霍嘉霆的时候了。

    景厉琛的唇角抽动一下,什么都没说,沉默地推着她向外走。

    霍嘉霆的病房在隔壁,门口站着高坤亲自?;に?。

    顾青媛进门的时候,看到霍嘉霆正看向窗外,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景厉琛将轮椅推到他的床前,说了一句,“你们慢慢聊,我出去一下?!?br />
    说罢,他走了出去。

    门外高坤有些诧异地看着他,叫了一句:“景少”

    景厉琛没有回应,他站在门外,站姿比高坤还要标准。

    他的脸上面无表情,可脑中却没有停止运转。他这样做也是有目的的,他看到霍嘉霆的检查报告,基本上明白了霍嘉霆的确是拼了命地在?;ぷ殴饲噫?。

    直到现在,他仍旧庆幸,她的身边有霍嘉霆,这才让她成功地获救,不然他想找到她,又要费一番的周折。

    屋里,顾青媛将手机递给霍嘉霆,轻声说道:“还给你!”

    霍嘉霆笑了一下,问她:“你还把这个带出来了?”

    顾青媛说道:“是啊,如果没有它,我们也不可能走到那里,也不可能碰到来救我的景厉琛,所以我对它还是有感情的?!?br />
    “不然,送给你?”他问。

    “不,你留着吧,那是你的东西?!惫饲噫旅λ档?。

    霍嘉霆笑了笑,说道:“也好,留个纪念吧!”

    顾青媛没有说话,她甚至不敢看他的腿,生怕泪会涌出来。

    霍嘉霆看着她却笑了,说道:“行了顾青媛,我都知道了,比起丢了性命,少一条腿没有什么?!?br />
    顾青媛一听这话,泪不受控制地涌了出来,她捂住嘴,无声地呜咽,听起来压抑极了。

    霍嘉霆坐起身子,一伸手,将顾青媛的头揽进自己的怀中,低声说道:“别哭,现在不是很好么?”

    门外的高坤忍不住往屋里瞧了一眼,结果看到这一幕,他的目光不着痕迹地移开了,他内心叹气,为景少感慨,人家两人共度过生死了,这可怎么办是好?

    “对不起!”顾青媛呜咽地说了一句。

    “我最不想听的,就是这句了。我要的不是你的内疚,我说过,我们都活着,这是最好的结果了。更何况,我的腿也不是希望全无,是不是?”霍嘉霆说的很平静,甚至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

    顾青媛抽噎了几下,强迫自己忍住哭泣,他适时地松开自己的手,看着她,目光平静而温和,那种缱绻,似乎要将人溺在温柔中一般。

    顾青媛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泪水,说道:“对不起,我失控了?!?br />
    霍嘉霆平和地说:“这是可以理解的?!?br />
    顾青媛说道:“景厉琛说专家马上就到了,这里的医疗水平相对落后,我想事情会有转机的?!?br />
    “嗯!”他微笑着点头。

    他现在这个样子,比歇斯底里还要让她心里难受。

    顾青媛看着他,知道自己根本就劝不了他,这样的事情,再痛苦,也只有自己消化,她根本什么都不能做。

    这样的认知,让她心里又涌起一阵痛苦,她强迫自己微笑了一下,说道:“你先歇着,回头我再来看你?!?br />
    “好的!”他看着她,仍旧带着微笑,看起来似乎他的腿没有一点事似的。

    顾青媛自己推着轮椅,慢慢地滑动着出了门。

    景厉琛见她出来,无声地推着她进了病房,将她抱到了床上。

    他重新坐在床边的椅子上,顾青媛看着他,握住了他的手。

    “怎么了?”他抬起头看她,面色没有一点波动,就好似平时一样。

    可是顾青媛知道,他内心绝对不是这样平静的。

    她轻轻地说:“我知道,最痛苦的其实是你?!?br />
    景厉琛内心一震,他没能掩饰住自己目光中的一震。

    她捧起他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说道:“我失踪了,你在内疚。你在抓狂的找我,内心似刀刮一样。我被救了,霍嘉霆却因我而要截肢,你会不安,你怕我因为愧疚不要你,嫁给他?!?br />
    “那你会吗?”他终于开口,声音却嘶哑的不像话。

    他一直闭口不谈,就是想逃避这个问题,可没想到她主动说出来了,他心里紧张极了,不亚于当初找不到她时的紧张。

    顾青媛没有吊他的胃口,轻声答道:“当然不会了,我感激他,可感激不是爱情,我还是分的清的。更何况,你是无辜的,我怎么能为了报恩而伤害你呢?”

    她看着他,目光轻柔,声音更是柔和起来,“最重要的原因,你是我爱的男人,我不可能为任何人伤害我的爱人?!?br />
    至此,景厉琛再也忍不住,捧着顾青媛的头,深深地吻了下去。

    他想将她揉进他的体内,他一直控制着的情绪,在此刻终于全部爆发出来,这个吻极尽缠绵、极尽深情、爱到了极致,入心、入髓!

    这是一个与性无关的吻,就是相爱的两个人,难以抑制的爱!

    半晌,这个吻才结束,两人都是气喘吁吁,他捧着她的脸,额抵着她的额,低声说道:“如果他真的有事,我们一起去还,好不好?”

    “好!”顾青媛搂住他的脖子,将头靠在他的肩上,到了此刻,她的内心才真正的平静下来。

    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了。

    景厉琛的内心却是无味杂陈的,更多的还是激动,他有一个好老婆,这是多么令他庆幸安慰的事??!

    骨科专家来了,景厉琛过去旁听,身体还虚弱的顾青媛又在病床上睡着了。

    这次的睡着与上回不同,她开始做各种各样的梦,一会儿在洞里找路,一会儿又是被追杀,最后,一把尖刀在她面前高高地扬起,那刀上的图案清晰地浮现在她的眼前,她“啊”地一声,竟然在睡梦中猛地坐了起来。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