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vjbs.org)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一零五章

    这是第一次,大家有一种感觉,同情打人的人了,一点儿也不觉得打人有什么不对,苏倩该打,刚才他们可算是看清楚了,苏倩那一木仓如果不是姜雅躲得快肯定就没命了,虽然苏倩是个女人但毕竟是在部队这么多年时间了,没人会怀疑苏倩的木仓法,如果那一木仓打中了,姜雅不可能活命。(看啦又看小说)所以说你女人狠起来真的是让男人觉得都害怕,而且人家姜雅也没做什么的,这一言不合就开木仓,苏倩是有多小心眼儿???

    姜雅冷着脸,瞥了地上的苏倩一眼,然后当着众人的面对着苏倩身上做了个手势,然后淡然地转身,迈步走开。

    众人一脸懵逼,就这么……完了?

    大家认为姜雅果然是小姑娘年纪太轻,下不了狠手,如果是他们有人想要他们的命,就算不能要了那人的命,那也一定要把人揍得半死不活,反正不能吃亏了。

    一群人当中只有林章在看见姜雅的动作时脸色蓦地一变,眸色深沉地望着姜雅,林章觉得自己可能要对这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刮目相看了,方才小姑娘看似只打了一巴掌,实际上方才姜雅那个手势不简单,待到将来,苏倩只会生不如死。

    小姑娘的心狠起来也是让林章欣赏的,只不过那死老头儿这新徒弟狠心起来比起他这个师兄好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当初老头子在他身上吃了一次亏,这次这小徒弟好像也不是什么善茬,就是不知道将来那老头儿会不会又一次阴沟里翻船。

    想到这儿,林章突然觉得姜雅看起来有那么一点儿顺眼了,他就喜欢心狠的小姑娘。

    然而林章不知道,世界上并不是所有人都和他一样忘恩负义,就算心狠手姜雅也是有底线的,正所谓,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任何事情之间都是相互的,姜雅之所以对苏倩出手不过是苏倩动了姜雅的底线。

    姜雅是死过一次的人,这一辈子,她很宝贝自己的命,在没活够之前,姜雅不想死,谁想要她的命,那她,就要了对方的命。

    傅深看着姜雅黑着一张小脸,剑眉微蹙,也觉得姜雅有点儿过于心慈手软了,迈开大长腿,两步来到姜雅的面前。

    伸手拉起姜雅的手,小姑娘的手软软的,摸起来仿佛柔若无骨,傅深拉起她的手让她的手心朝上打开,然后将他手中的木仓放到了姜雅的手心里。

    姜雅能感觉到木仓身上仍旧残留着他手心的温热感,姜雅抬眸,看向傅深这个男人。

    把木仓给她,莫非是想让她也给苏倩一木仓不成?

    接下来傅深的话证实了凉凉的猜测,只见傅深薄唇微张,沉声开口道!“去,打回来?!备瞪钚睦锩凰党隹诘牧硪痪浠氨闶恰按蚧乩?,他看上的小姑娘就不是心慈手软的人?!?br />
    虽然和姜雅接触的时间不算长,但是傅深认为姜雅不应该只打一巴掌了事儿的人,同时傅深也察觉到了姜雅方才的那个手势,虽然不明白其中的含义,但是表面上姜雅就是吃亏了。

    姜雅拿着木仓一脸木然,心里则爆/粗口:打回来个屁啊,哪有这么简单的事儿?

    地上的苏倩一脸错愕,望着傅深,就算知道傅深对自己没有感觉,但是苏倩没想到傅深竟然会这么做。

    这也是大兵们第一次把自己的木仓交给别人的,而且还是一个女人,只不过队长啊,你让人小姑娘打回去,那股护犊子的劲儿是不是有点儿、过?

    还有啊,这么教人家小姑娘,你确定将来小姑娘不会被你教歪了?

    就在大家认为姜雅应该不会做的时候,姜雅却举起了木仓,对木仓这玩意儿姜雅有一种陌生感,甚至连瞄准都不会,凭着感觉木仓口对准了苏倩的腿,干脆果断地扣下扳机,只听“砰”地一声响。

    苏倩觉得自己心跳都差点儿吓得停了,看着自己身旁的那个弹孔,苏倩松了一口气,然而一口气还没喘匀自己耳边就再响起了一声木仓响,而她旁边的地上再次多了一个弹孔。

    姜雅秀眉微蹙,脸颊微烫,佯装淡定地开口道:“不好意思,打歪了?!?br />
    “噗呲……”不知道是谁忍不住率先笑出声来,然后旁边其他人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实在是忍不住了,一开始姜雅气势做的那么足,然后一开木仓就露馅了,歪了,然后又一木仓,又歪了。特别是姜雅明明脸都红了还佯装一脸淡定,那模样真真好笑。

    姜雅听见这笑声,干脆把手木仓扔回了傅深手里,看见傅深嘴角的那抹弧度,姜雅抿了抿唇,脸颊愈加滚烫了。

    就在气氛刚好一点儿,突然就听见一声咆哮,众人一凛,转头便看见林章已经聪防护罩里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样东西,朝着两条蛟龙攻击,而刚才威风凛凛的蛟龙此刻似乎颇为惧怕林章手里的东西,盘旋在空中情绪激烈地咆哮着。

    姜雅双眸微眯,看清楚了林章手里的东西?

    锁龙盘,锁龙盘乃一八卦盘所制成,需耗耗费许多心神,且林章手里的锁龙盘略显老旧定是有一定的年日了。所谓锁龙盘仅听名就能知道其用处,这是用于锁龙。相传上古时代有恶龙在飞升之前在人间为恶,便有高人制作了锁龙盘。龙都能锁,那眼前的两尾蛟龙显然就不在话下了。

    姜雅脚步刚迈出一步,林章就开口了:“姜雅,劝你一句话闲事莫理,这蛟我势在必得?!?br />
    姜雅并没有任何犹豫,势在必得,口气倒是挺大,那蛟可是有一尾是她的,想拿她的东西经过她的同意了吗?

    在姜雅踏进林章所在一定的范围,两人四周蓦地扬起一阵尘土,让人看不清两人的动作,平地起风,这太诡异了。

    傅深紧紧握拳,看着那风尘扬起的方向,纵使看不清,傅深也没有转移视线。

    ————

    “咳咳,倒是小瞧你了?!绷终卤皇值紫碌娜朔鲎?,嘴角渗出一抹血。

    姜雅脸色略显苍白,站在另一边,被傅深半搂住腰,看起来脸色也并不太好,结果很明显,两败俱伤。

    “走?!绷终铝成乇鹉芽?,他活了这么多年,竟然比不上一个才十几岁的小丫头,他的脸色要是好看就见鬼了,修炼了几十年竟然比不上一个才修炼失眠不到的小丫头,这对于林章来说就是耻辱。

    然而,事情到了这一步,哪是林章他想走便能走的。

    姜雅靠在傅深的胸前,只觉喉头一阵腥甜上涌,眼前一黑便没了知觉。

    再次醒过来,姜雅睁开眼入目的便是一片白色。

    守在旁边的傅深看见姜雅睁开眼,咬紧的牙根放松了,俯身过来,看着床上的姜雅,开口问道:“怎么样,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没事儿?!苯疟芸瞪畹氖酉?,回了一句。

    到底还是姜雅有些冲动了,当时不应该和林章硬碰硬,对方几十年修为且手中有锁龙盘,最后若不是姜雅耗尽了体内的灵气和阴气想必还真可能栽了。

    现如今她和林章每人手里有一尾蛟,就是不知道林章要那蛟龙做什么。

    一看姜雅这样,傅深就知道她没说实话。

    傅深从椅子上坐起身来,开口道:“我去让医生过来给你看一看,你别乱动?!碧侄髑崛岬厝嗔巳嘟诺姆⑺?,傅深转身离开了病房。

    几分钟过后,傅深带着一个女医生进来了,女医生查看一番过后嘱咐了几句,便离开了。

    其实医生不检查姜雅也能猜到,身体受了内伤,医生一般是检查不出来的。最近一段时间姜雅怕是得修身养性了,毕竟内伤不是那么容易好的。

    中午时间,傅深离开病房,出去打午饭。

    窝在病床上,姜雅看着男人离开的修长背影,嘴角悄然勾起一抹浅淡的弧度,眼眸微弯。

    傅深提着一个保温盒走进病房,然后将保温盒拿出来,打开,淡淡的食物香味在空气中蔓延开来,姜雅看了一眼,是粥。

    察觉到姜雅的视线,傅深不动声色。

    “你需要注意饮食?!蹦行缘统恋纳ひ粼诓》肯炱?。

    “哦?!苯殴郧捎α艘簧?。

    舀了一小碗,拿起一旁的勺子舀了一勺放置唇边吹了吹。

    姜雅看着男人的动作,他这是……要喂她?!

    看着已经抵在唇边的勺子,勺子上温热感传来,姜雅抬手抵住他的手,微微用力推开一点儿距离,粉嫩的舌尖一卷,舔去唇瓣上的沾染的粥渍,眼睫微颤,抬眸看向他。

    “我自己来?!苯潘低昃鸵焓秩ソ铀掷锏耐?。

    傅深眸色暗沉,喉结微滚,突然感觉喉咙有些干燥,病房里的空气也超热了。

    见到姜雅伸手的动作,手一转,避开了姜雅的手,声音沙哑地开口道:“你受伤了,我来?!?br />
    姜雅:……

    她伤的,好像不是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