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vjbs.org)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触发考核任务

    新章还在快递途中…补订可秒到哟

    管家扣了相应的点数,赵小禾辛辛苦苦攒了一整天的经验值只剩一点,好在终于看到杨和的回信,信上就一个字:“善!”

    标点符号还是她给脑补的。(www.k6uk.com)

    赵小禾:深呼吸,涵养,气度!

    不管怎么说,是好消息,坏消息是为了顺利交换物品,她恐怕得出两人份的经验值,六十经验值啊,拔草行不行?

    管家:“行??!”

    赵小禾干了一天不觉得累,只是精神上有些疲惫,肚子咕噜噜叫个不停,她却不敢吃剩下的包子,闷声不吭的借着星光徒手拔草。

    圈禁地只有杨和一个人,泥土松软,草倒是不难拔。

    赵小禾不知疲累的重复一个动作,也不知过了多久,她只知道生命的威胁迫在眼前,不敢停,不能停,也不肯停,她心里存了一口气,全都发泄在庭院中的杂草上。

    星光稀疏,天色渐明,已经是凌晨时分。

    赵小禾看看身后一片光秃秃的空地,困倦又满含希冀的问:“多少了?”

    管家轻声说:“一百二十八?!?br />
    赵小禾声音陡然拔高:“多少?”

    “一共一百二十八点经验值,除草是种植的一环,所以经验值会比较正常?!?br />
    赵小禾还没高兴呢,就听到“正?!绷┳?,她疑神疑鬼:“正常是几个意思?我打扫房间得到的经验值还不正常???”

    管家一板一眼的解释:“正常是正常水平的简称,打扫房间这种边缘劳动得到的经验值当然少,种地才是正经的攒经验值的渠道?!?br />
    赵小禾那叫一个后悔,苦兮兮的说:“我要是抱怨你怎么不早说,你肯定又得教育我什么一般都是主人自个儿悟的鬼话对吧?”

    管家:“不是鬼话,是良言?!?br />
    感觉没那么紧迫了,赵小禾抛开这点郁闷,倒地就睡:“管家老爷,四个小时之后叫我哈?!?br />
    不用管家叫,赵小禾就被太阳给晒醒了。

    她哈欠连天的和管家商量:“我给杨和传东西过去的时候能不能顺便寄封信给他?”

    管家:“可以?!?br />
    赵小禾把自己得到的“攒经验”的经验连同杨和枕头下发现的银锁请管家帮忙传送过去,没过多久,杨和的种子连同回信就到了。

    信中首先表达了对赵小禾的谢意,然后说了自己的发现和心得,最后表示两人可以时常联系共享信息。

    “感觉挺不错一小伙啊,为什么会想不开篡位呢?”赵小禾自言自语着打开布袋,把种子倒在走廊的地板上。

    全是玉米。

    赵小禾嘀咕:“下次得明确写清楚要什么种子?!?br />
    玉米就玉米,玉米产量高啊。

    而且玉米这东西方便食用,烤食煮食皆宜,成熟的玉米晒干后可以磨成玉米粉,玉米粉混着面粉还能做玉米饼吃。

    两天没吃饱的赵小禾想到玉米的香味口水都流出来了。

    “这些玉米品质怎么样?”

    “生命值均在10点以上12点以下,可种植,生长周期5个月?!?br />
    种子、水、土壤是分品级的,即凡品、精品、极品,凡品最次,凡品以上可以统称为灵种灵水灵土。

    赵小禾详细了解了一番规则,大致算出把作物生长周期缩短至十天所需的经验值,觉得自己还是可以达到目标的。

    管家突然说:“友情提示……”

    每次管家一讲“友情提示”四个字准没好消息。

    赵小禾神色一肃,严阵以待,沉声道:“你说?!?br />
    “以上升级的单位分别是一粒种子、一平方米土壤、一吨水?!?br />
    赵小禾:“……”

    赵小禾:“这个我早猜到了?!?br />
    你别咬牙切齿这句话可信度会更高一点。

    赵小禾冷静了半晌,面无表情:“我突然想到一个非?;堑陌旆?,放把火烧了草。您给算算能得多少经验值?!?br />
    管家:“一百?!?br />
    赵小禾的冷静维持不住,抗议:“这么少?因为我偷懒走捷径吗?”

    管家念了一句诗:“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庇植钩?,“斩草要除根?!?br />
    赵小禾:“……”

    她发了很长时间的呆。

    突然冲回房间,把椅子花架这些有腿儿的家具都搬出来,用力砸毁,撒了灯油堆了枯草落叶,沿着屋子清理出一圈防火地带,蹲在草地前咔嚓咔嚓碰撞打火石。

    火星落在枯草上,沾染了灯油,呼啦冒出了火苗,火苗一个传染一个,没过一会儿整个院子都呼啦啦的烧着小火苗。

    ——杂草太茂盛,露水未干,火烧不起来,烟熏缭绕的,赵小禾躲哪儿都逃不过呛人的浓烟。

    管家:“你……要**吗?”

    赵小禾生无可恋的蹲在廊下:“是啊?!?br />
    管家:“……”

    这敷衍的语气,信你有鬼了。

    圈禁地外。

    时间退回一个小时之前。

    泰安帝刚下早朝,尽管一路都乘坐步撵,可到了承明殿仍旧热出一身汗,换了常服坐下处理政务,始终没办法像往日一般静下心来。

    这位年轻的帝王十七岁登基,至今不过二十岁。

    先帝壮年突然驾崩,大齐天灾**不断,根本没做好为君准备的太子一当上皇帝就要面临严重的内忧外患。

    他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倾尽全力攘外安内,一丝一毫都不敢懈怠。虽为至高无上的帝王,处境却不可谓不艰难,年纪轻轻就熬坏了身体,全靠御医用各种手段为他调理才强撑着没倒下去。

    第三年情况开始好转,结果最信任感情最深的同胞兄弟竟在封地起兵造反,在他背后狠狠地捅了一刀。

    泰安帝至今都不明白杨和为什么要这么做,根本没道理,没理由。

    时过境迁,他已经不想知道杨和为什么选择背叛,也永远不会原谅他的背叛。

    泰安帝不会对手足兄弟下手,所以他把杨和圈禁在深宫最偏僻的角落,严加看管,置之不理,不想再见他,也不想听到关于他的任何消息,只当从来没有过这个兄弟。

    或许是天气炎热,泰安帝始终静不下心来处理政事,不知怎么的又想到了杨和,心情更加烦闷,索性放下手头的事情出门透气。

    他心里存了事情,并没有注意自己脚下的路是通往哪里的,听到一向安静的深宫内喧闹的声音,下意识的皱眉问:“何处喧哗?”

    管家:“交易成功?!?br />
    听到管家这句话赵小禾一脸懵:“发生什么了?我什么都没干啊?!?/div>